第三只眼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第三只眼 >> 浏览文章

我為農民拍肖像
浏览次数:369次 更新时间:2020-12-02

文/逄小威



這些年來,我為電影人、奧運冠軍、電視節目主持人、畫家,歌唱家、京劇演員、來國家大劇院演出的大師們、中外文化名人、世界經濟領域的名人、百名百歲抗戰老兵、高僧大德、……、為各個領域的著名人士拍攝肖像已超過2000多人(僅中國國家博物館,收藏我拍攝的人物肖像原版底片近1500幅)。

 當時間來到了2020年,我放下了手中原定的所有拍攝計畫,從年初開始,便行走在了廣闊農村的土地上,開始了為《中國農民》的拍攝。

 


正月的大年初一,我坐上了開往山東煙臺的高鐵,我要回龍口,去拍攝那裏的農民。龍口農村是我10歲到20歲生活、成長的地方。我熟悉那裏的山山水水,草草木木,我熟悉那裏的鄉親,和他們在田地裏一年四季的勞作,我聽慣了他們的鄉音,瞭解他們的性格。我想《中國農民》專案就從這裏開始吧!

 

可是,天有不測風雲,當我剛剛進到村裏,剛剛架好機器,剛剛拍完第一位農民,拍攝就被迫停止了!村村開始封路,不許外人進入,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使全國人民正常的工作和生活,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!頓時,村莊被封,四下無人。我不得不收拾起剛剛打開的拍攝器材,返回北京。

 

在回北京的高鐵上,車廂裏沒有人,車窗外也看不到人。此刻,可正是春節假期啊,可正是大家忙著走親訪友的時候啊。人們啊,一時間怎麼都消失了?你們都去了哪里啊?這麼快,路上就安靜下來了,這麼快,本該熱熱鬧鬧忙過年的鄉村就安靜下來了,這麼快,整個北京就安靜下來了,這麼快,全中國就安靜下來了。

 

靜,好靜啊!安靜得有些可怕!

 

這樣的景象,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,我說不出自己當時是怎樣的感受。一直以來我喜歡安靜,喜歡人少,可是,現在突然如此的安靜,如此的人少,讓人一時反應不過來,讓人有些不知所措。我在問自己,這是怎麼了?霎那間,世界怎麼會變成了這樣?!

 

看來《中國農民》專案是一定要停下來了!我不知道,這一停會停到什麼時候?我期盼著疫情快點過去,我期盼著《中國農民》專案可以早一天復工!

 


雖然拍不了《中國農民》,但我一天也沒有停止工作(記得當時我輕輕說出一句只有我自己才能聽到的話:我不在乎我能夠活多久,但我在乎我每天怎樣活!)。我要重新開始繼續完成《北京.紐約》專案(北京部分)的拍攝。(為紀念中美建交40周年,我們準備著一個展覽專案,即拍攝北京和紐約的標誌性城市建築。去年五月份完成了紐約部分的拍攝。也是沒有想到,由於兩國之間關係的原因,專案暫時擱置。但是,我會完成計畫中的所有拍攝,我相信,待來日,展出一定會舉辦的!)

 

北京,這座我生活了幾十年的城市,從未見過你今天的景象,仿如一座空城。那好吧,那我就好好利用這個時間,這個機會,把北京拍好吧!在這段時間裏,我差不多拍遍了北京“新與古”所有標誌性建築。

 

時間來到了3月初,武漢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國內一些地方開始有序的復工複產,我因為積累了大量的圖片需要進行後期製作,就連續多天在南京工作(這些年來,我的照片都是在南京製作)。

 



可是,當我再回北京時,接到通知,我必須接受14天的居家隔離。

 

14天啊!這對平時一天都不能不工作的我來說,實在是太殘酷了!但是,外地返京人員必須居家隔離14天,這是一條沒有任何彈性的命令!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!沒辦法,接受隔離。在社區居委會簽了保證書之後,我沒有回家,直接去菜市場、超市,買好了我和愛人應該足夠兩個星期吃、用的東西,(朋友也快遞來了很多食品、日用品)。到家後,關上門,準備著接下來兩周的隔離生活。

 

但,我真的可以讓《中國農民》專案的拍攝停止兩個星期嗎?這可是一個要拍遍全國22個省、五個自治區、四個直轄市,拍遍農、林、牧、副、漁,拍全56個民族的大工程啊!現在的時間已經是2020年的3月中旬,我們的計畫是在202010月底之前,完成上述全部的前期拍攝任務,11月份進行圖片的後期製作,12月(即年底的“脫貧攻堅”收官之時),在全國各地做出《中國農民》的肖像展覽。時間太緊了,而正式拍攝還沒有開始!





 



時間,每一天都是寶貴的!坐在家裏,我越想越覺得時間的緊迫!(計畫中我是要從中國最北的村莊開始拍起,我要拍到北方的雪,現在已經是三月份了,東北還有雪嗎?)我一定要力爭說服領導放我出京!經過跟相關部門反復說明情況,加上我是剛剛回京(當時好像有一條規定,回京不到24小時的立即離京,可以不必居家隔離)終於!領導同意了我馬上離京去外地工作的請求!

 

啊!我解放了!我可以去拍攝了!我太高興了!

 

當即,我買好了去杭州的高鐵票,我要去杭州工作室帶上小夥伴,正式開始中國農民專案的拍攝。



 

當這個專案還只是腦中的構想時,我就計畫一定要趁冬天有雪的時候先去黑龍江省的漠河,我要讓未來的展覽好看,我要拍到全國各地獨具特色的景象。黑龍江冬天的雪,海南島夏日的椰林,新疆吐魯番秋季的葡萄,烏蘇裏江赫哲族打魚人的身影。我要走遍中國東西南北四個地極的村莊,我要看看那裏的農民是怎樣生活的,我要讓觀眾看到每個地方的人他們有著怎樣的不同。

 

北極村,中國最北的村莊,就是我最先想去的地方,但受疫情的影響一直處於封閉狀態。3月的大地已經是春暖花開,我天天心急如焚,我就怕雪景不再,盼望著疫情減輕,盼望的漠河解禁!

 

無奈,我和小夥伴們只好先開始了杭州周邊浙江農民的拍攝。幾天時間,我們拍攝了西湖龍井採茶女、紹興魯迅家鄉戴烏氈帽的船老大、烏鎮水鄉的生意人、西施故里的小姑娘、詩人艾青家鄉的農婦、作曲家施光南的堂兄、麗水身穿佘族服裝的村民。身在南方拍攝,心系北極村什麼時候允許外地人進入?

 

2020331日,我們踏上了北飛的班機。

 

41日,我們終於到達了漠河火車站,經過長時間的登記、詢問,最終我們在朋友的幫助下進入了北極村。據當地人講,我們是疫情解禁之後到來的第一批客人,如果是頭一天進來,也還要先接受14天的隔離,之後才能開始工作,我們是幸運的!在北極村,拍到了如山的積雪,拍到了冰封的松花江,我們的努力終於沒有白費!

 

從北極村出來,一路的拍攝可謂馬不停蹄,不敢耽誤半天。而幸運也總是時時與我們相伴,一路上我們或早或遲的進入與離開,躲過了吉林、大連、北京的疫情,躲過了南方多省市的洪水。

 

至今我們已經走了20個省、2個自治區、3個直轄市(必須拍到的31個地方還剩下6個)。

 





我們已經拍到了中國最北、最東、最南(目前只能走到三亞)的村莊。已經拍到的農民數目超過了700多人,拍到23個少數民族,行程近5萬公里,拍攝用過的120膠片已接近2000卷。

 

我們為這個專案做出的定義是:“這是一部行走在900多萬平方公里的田野調查;這是一次當代農民生存狀態的真實記錄”。

 

此時此刻,我們正坐在從雲南麗江飛往西藏拉薩的班機上。

 

行走還在繼續,拍攝尚未完成,我們努力!

 

 

逄小威

2020824日  上午11:55


联系电话:852-53714296  E-mail:oneoutside@qq.com
公司地址:香港九龙旺角通菜街1A-1L威达达商业大厦10/F1003室
版权所有:one tv 京ICP备09094458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