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風而駕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御風而駕 >> 浏览文章

小司&小文∣480天穿越亞非,感動尼羅河的愛情騎跡
浏览次数:734次 更新时间:2020-06-03

文/湘君


318的千裏追隨

1年前的小文,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有如此燦爛的一天。作為一枚上海乖乖女,她27歲還沒坐火車出過遠門,“騎行”更是完全不在人生字典。而生平第一次坐飛機,就是飛去成都試圖追回她離經叛道的男友小司。

 

1個月前,當相戀5年的小司告訴她,想騎車去西藏。她整個人驚呆,第一反應是“他腦子壞掉了”。

 

幾番爭吵哭鬧無果,20138月,上海人民廣場318國道0公里起點,小司帶著行囊、吉他、4萬元盤纏,跨上單車毅然出發。懷著浪跡天涯的渴望,前方

目標拉薩,身後小文哀怨送別的眼神。直到28天後,這一對糾結思念的情侶,再一次在成都雙流機場重逢。

 

挺過折多山

重逢那刻,小文帶著一籮筐勸說理由,小司腦海裏也預演了各種爭吵畫面。但結果是,小文這個從不知遠方為何物的上海姑娘,腦子也跟著“壞”了——跟著小司騎上了傳說中的川藏線。

 

一個不折不扣菜鳥,一輛市面最便宜山地車,要如何騎闖過川藏天路?連小司都不禁要為天真的女友捏把汗。而帶足化妝品,還想一路美美拗造型的小文,也迅速被艱苦現實刺破了幻想。騎行第1天,腿酸得快抬不起來,感覺屁屁都快碎了,哪還有力氣美……

 

 

一往無前的蛻變

風餐露宿的生活,對小文完全是個顛覆。川藏一路風景,更猛烈衝擊著心靈。她永遠忘不了翻越海子山那段。路那樣寬,天那樣低,白雲朵朵觸手可及。這些上海永遠沒有的開闊,如果不是為愛追隨,她一輩子都欣賞不到。而此刻,她是用車輪一步步把自己帶到這裏。

 

強烈逆風中,一種青春無悔的感動翻湧而上,她止不住一邊騎一邊哭了起來,仿佛一只奮力展翅的白鳥,飛躍千萬裏,終於飛到她的戀人小司身邊。

 

 

一個人的斯里蘭卡

斯里蘭卡,印度洋海岸,海浪嘩嘩一波趕著一波,吹醒帳篷裏的小司。這一刻,海灘上只有一輛馱滿行李的單車,一個離家5月的旅人,一片海,一叢花。小文呢?由於簽證問題,沒能入境印度的她,留下小司一個人還在路上。

 

年少浸淫民謠裏的他,最大夢想就是做個浪子。為此,他大學天真選了航海學,畢業做了遠洋船員。只是理想沒能照進現實,反被打磨得乾乾淨淨。回歸都市,朝九晚五,一眼看穿30年後狀態的生活,更是讓他沮喪。直到27歲,即將結婚生子的他忽又想起最初的夢……

 

青春將逝,夢想不死,但再不去真得會死。於是他走了,只是沒想到小文會追了上來,甚至陪他騎了一段,從毫無理解到彼此刮目相看。

 

而現在,站在這個印度洋孤島,是繼續前行還是回歸上海?他爬上斯里蘭卡南部最高的亞當山。山谷靜謐,雲霧蒸騰,美得心醉,也備感孤獨。浪跡天涯的自由夢還在,只是這一刻,他忽然如此強烈渴望和他愛的那個人分享。

 

 

 死海最美的日落

呼喚那一頭的小文,也終於止不住思念,再次出發了。她像當日勸說小司那樣,勸慰父母。火速搭上最便宜航班,三天三夜,中轉睡過4個國家機場。在眾人側目中,這個瘦小姑娘像個女漢子,一人扛著60多斤車包行李,只為飛去戀人身旁。

 

約旦安曼機場,第一眼看到小司,小文忍不住心疼,他黑了瘦了,就像大學初見的模樣。第一眼看到小文,小司也忍不住笑了,小文像個聖誕樹,全身大包小裹,脖子上還掛著塑膠袋。打開包,裏面十幾斤卻都是他最愛吃的回鍋肉和火鍋調料……

 

他只能感動得抱緊闊別3月的戀人,“走,我帶你去死海,我們一起去看全世界海拔最低的日落。

火一樣的落日,一點點滑進世界最低的死海,燃燒著海水,暈紅了思念戀人的臉。這是小司看過最美的日落,而這一刻,他終於帶小文也看到了。兩個人擁抱在死海邊,被落日餘暉融成一顆心。而前方等著他們的,是更狂野遼闊的非洲。

 



狂野非洲

每一個嚮往原始野性的旅人,都有非洲夢。而終點選在好望角,因為那是傳統意義的世界盡頭。和心愛的姑娘一起騎到世界盡頭,還有什麼比這更浪漫的事?

 

喜歡沙漠,就去撒哈拉。喜歡海,就一起去傳說中最美的桑吉巴爾島……就這樣,小司背著吉他,小文背著鐵鍋,行李包就是全部財產。一路窮遊的他們,帳篷就是家,荒野成了客廳和車庫,陽臺和花園。小司說“有我們在的地方,都是家”,小文看著他揮舞鍋鏟和劈啪作響的炒鍋,也就信了。

 

而浪漫背後,也有更大艱辛。死海出發第一天,他們就遭遇暴風雨,帳篷一會被狂風吹飛,一會差點被沖進死海。荒山露營,又遇各種野狗。最嚴酷的莫過穿越撒哈拉沙漠,不僅是經常性斷糧斷水,2000多公里長路,還有超過50度高溫,常常是連人帶車都快被烤化……

 

 

姑娘與星空

夜宿撒哈拉沙漠腹地,抬頭浩瀚星空,直到了這一刻,小文才覺得自己的心終於跟上腳步。這樣的美,這樣遼闊,如果沒有最初的勇敢追隨,她永遠體驗不到。

 

也是在非洲,小司對小文前所未有的認定。他忘不了騎行沙漠一夜,路遇暴雨的他們,被一個熱心老頭邀回家躲雨。荒涼山谷,破敗小屋,一個貧窮阿拉伯農民家中,老人4個女兒殷勤奉上最好的食物。被這異國他鄉的熱情感動,小司忍不住抱起吉他彈唱答謝。

 

爐火燃燒,琴聲悠悠,小司唱著許巍的《星空》:“無論相距多遙遠,只要我輕聲呼喚你,你會放下一切到我身邊,我的姑娘……”聽不懂歌詞的非洲女孩們拍手鼓掌,小文托著腮一臉沉醉,爐火暈紅在她的臉,是那樣美。

 

在路上的溫度

騎行非洲路上,和戀人一樣溫暖的,是遇見的一朵朵善良笑容。穿越撒哈拉的酷熱裏,他們不記得遇見過多少好心人,熱情邀他們去家中避暑。原始鄉村,語言不通的貧民,卻硬是拿出最好的食物,仿佛招待上賓。想給錢答謝,對方卻只是擺手,露出潔白牙齒和最淳樸的笑臉。

 

抵達尚比亞首都盧卡薩德那晚,旅店太貴,無處紮營。一個當地男孩見他們落魄,豪氣地說:“走,上我家住。”

 

止不住欣喜,路卻越走越偏僻。小文開始害怕了,想起華人被劫的傳聞,忍不住哭。小司卻沒來由得信任。終於抵達那個家,很破很破矮房,十幾平米擠了七八個人的局促。卻因為小司小文的到來,頓時沸騰。一家人做了好多吃的,拉著他們一起唱歌、跳舞。那一晚的月亮很圓很亮,是2014年中秋。

 

更讓小司感動的是,黑人男孩第二天很早很早起來,走了很遠很遠的路,請來了一個攝影師,只為和小司小文一起拍張合影。在當地,請攝影師拍照是非常奢侈隆重的事。不到24小時相處,這個黑人男孩成了他們真正的朋友。

 

AK47的冰冷

原始淳樸背後,也有落後動盪。騎行北非時,正值埃及動亂。為此,小司特地小心把戰亂地區剔除,卻依然遭遇了風險。撒哈拉的夜才起,可怕沙塵暴卻來了。眯眼努力尋覓遮蔽,一個大坑闖入視線,小司小文趕忙加快腳步。走近了,心卻咯噔一下,坑裏有人。撤嗎?那是埃及政府與反政府武裝的交界,越逃只怕越被對方直接擊斃。

 

進退兩難,小司不由得手心冒汗,沒時間思考,他只能用最快速度讓小文就地撲倒,他一個人上前。只是幾米,卻成了小司走過最長的路。腳步出了奇沉重,每走一步,就好像離死亡更近一步……

 

總算走到背對的兩人身後,小司渾身都汗濕了,咬咬牙大聲喊道HELLO”。下一秒,一把AK47機槍頂住了他的頭。槍口好涼,小司的心更涼,他肯定完了,小文怎麼辦?

 

萬幸那把槍沒有走火,萬幸他們遇見的是政府軍。在表明國籍,擠出萬分友善無害的笑容之後,他們萬幸死裏逃生,爬出了那個堆滿機槍的散兵坑。在通往盧克索的最後40公里,被三波員警接力棒般地“押送”到旅館。

 

 尼羅河的見證

“小文,如果哪天天好地好你好我也好,就結婚吧。”2014512日,相識6周年紀念日,他們登上埃及開往蘇丹的客輪。等船時遇見5個中國驢友,“5個人正好可以湊齊婚禮所需的人。我一下感到,這是天意!”小司立馬單膝跪地,向身邊這位陪他穿過萬裏、歷經生死的女子求婚。小文答應了。

 

那是尼羅河最美的一段航程。一艘堪比春運的擁擠客船,場地是甲板唯一的小塊空地,戒指是路上撿的鐵圈,婚車是兩輛破自行車,禮服是單薄衝鋒衣,喜酒是一瓶雪碧,喜宴是幾顆奶糖花生米,偶遇的5名驢友湊成了司儀、伴娘、伴郎,攝影、嘉賓……

 

雖遠不同於曾幻想過的婚紗草坪,但小文覺得這才是發自內心的幸福。真正的獨一無二,無以倫比。

 

在交換戒指的一瞬,新生的朝陽從撒哈拉沙漠跳躍而出,他們擁抱在霞光裏,瞬間成了永恆。

 


再見好望角

480天浪跡,在距離好望角只剩30公里時,被推向高潮。仿佛最後考驗,那一天猛烈風雨,刮得他們寸步難行,也因此在半山腰偶然撞見一個神奇小屋。通體玻璃的房子,空無一人,只有一張巨大沙發和鋼琴。房子主人一對70幾歲的老夫妻,熱情挽留被澆成落湯雞的他們借宿。

 

清晨,他們被海浪拍岸的聲音喚醒。一睜眼,窗前一望無際的大海,雨後初晴,初升旭日將整個房間染成金色。優美的琴聲從隔壁緩緩流進來。童話般定格了他們漫長非洲騎行的最後一天。

 

就這樣,一開始只是夢想西藏的小司,不知不覺竟就騎出22000公里,走到了非洲好旺角。一輩子沒出過遠門的小文,追隨著愛情,穿過480天在路上的風塵,煥發了不可思議的嶄新。

 

他們相擁在大西洋岸邊,望著面前奔騰咆哮的巨浪,禁不住呐喊:“活著真好。”“為什麼?”“因為可以看世界啊!”

联系电话:852-53714296  E-mail:oneoutside@qq.com
公司地址:香港九龙旺角通菜街1A-1L威达达商业大厦10/F1003室
版权所有:one tv 京ICP备09094458号-3